微信掃碼

  • 010-87510563


信用監管數字化轉型的“浙江模式”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06日10:35:11 237次瀏覽
分享到
信用監管數字化轉型的“浙江模式”

竟彩 www.rcpjl.com  一、引言

  市場經濟以法治、信用的方式界定企業與企業、企業與政府以及企業與市場的關系,現實中由于缺乏市場規則和缺乏執行規則的資源和手段,導致較為嚴重的經濟無政府主義,從假冒偽劣、地方市場割據、行業壟斷到虛假廣告和金融欺詐,以及普遍的逃稅行為等,制約了經濟的發展。

  市場體系有效運作必須建立完整制度、規則和執行規則的手段,制度和規則必須隨市場的擴張和交易活動的復雜化而變化。更自由和開放的市場需要更多和更嚴格的規則,市場擴張后的交易活動增加,導致了新的監管機構的出現以保證市場規則得到遵守,市場秩序得到維持,交易費用和社會福利損失得以減少。有效運作的市場經濟受不同層次、領域的網絡式制度體系約束,依靠法律和利用訴訟的成本較高,必要的信用監管是保證市場有效運行的重要制度安排。

  建立遵從公開、透明、專業等諸項原則的現代信用監管制度,引入更嚴格、更完善的市場規則,有利于倒逼政府行政行為從直接控制到基于規則的監管的轉變。作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重要萌發地,浙江省結合政府數字政府建設,積極推進“信用浙江”建設數字化轉型,在信息歸集共享、協同應用等方面開展諸多工作,初步形成以信用為核心的新型市場監管機制總體框架,受到李克強總理的充分肯定。因此有必要對現階段浙江信用建設模式進行總結提煉。

  二、浙江省信用監管數字化轉型關鍵:

  “數據共享”、“業務協同”  

  失信行為信用監管重點在于部門間聯合、協調一致采取行動,部門聯合的效果決定失信懲戒制度的運行效果。信用監管數字化轉型致力于提高監管有效性和針對性:

  一方面,通過各監管部門間信用數據共享,緩解信息不對稱引起的道德風險與逆向選擇,聯合行動,降低監管成本。

  另一方面,如果信用主體失信,某一監管部門不施行懲戒,則因此會被外界認為信用監管缺位,其監管部門的聲譽等會受損,從而迫使監管部門加強業務協同,積極監管,配合其他部門打擊失信行為。

  浙江省信用監管在政府數字化轉型中是基礎性???,與政府各部門是相互交叉和協同關系,通過信用數據歸集的全面性和業務協同的有效性,降低不同信用主體信息不對稱程度,形成政府有為、市場有效的公正監管格局,逐漸構建起與經濟高質量發展相適應的新型市場監管機制。浙江省信用監管數字化轉型的關鍵在于建立數據共享機制和業務協同機制,促進數據歸集的全面性規范性和信用協同的常態化動態化。

  三、信用監管數字化轉型的“浙江模式”

  信用監管數字化轉型的“浙江模式”,核心在于打破部門信息孤島,通過業務流程再造,實現行業監管的有效性、及時性和精準性。在浙江政府數字化轉型中信用監管是基礎性、通用性和泛在性???,主要任務是:

  在數據資源系統層,依托公共信用庫,歸集全省公共信用信息,加工形成的信用產品納入信用產品主題庫。

  在應用支撐系統層,開發信用數據共享接口等信用工具。

  在業務應用系統層,信用產品通過信用工具為部門提供信用服務,實現業務協同。

  (一)數據共享機制的構建

  通過信用數據共享,形成紅黑名單、信用評價、信用檔案等信用產品,為各部門業務開展提供參考。

  一是建立公共信用指標和評價體系。對企業、自然人、社會組織、事業單位、政府機構5類主體全面歸集信用信息,開展公共信用評價,建立信用檔案,截至2019年6月,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平臺覆蓋企業239萬家,18周歲以上自然人4233萬人、社會組織5.4萬家、事業單位3.4萬家、政府機構4853個,其中政府部門4753個、地方政府100個?!墩憬」殘龐瞇畔⒛柯跡?019版)》《五類主體公共信用評價指引(2019版)》涵蓋46個省級部門、169個信息項、2648個數據項,形成標準化公共信用指標和評價體系,企業、自然人、社會組織、事業單位等四類主體評價結果實時更新,政府機構按季度更新。

  二是建立信用紅黑名單管理制度。以紅黑名單為依據開展信用聯合獎懲,截至2019年6月已歸集紅黑名單信息349.9萬條,紅名單覆蓋3個部門,共計3類232.7萬條,黑名單覆蓋21個部門,共計22類117.2萬條。紅黑名單信息通過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平臺,推送至各監管部門的業務辦理系統中,在進行許可辦理、資金給付、榮譽認定等行政事項中作為重要參考。

      (二)業務協同機制的構建

  浙江信用協同應用以行政領域為突破口,在審批服務、行政監管、公共服務、公共資源交易和其他政務事務等五大領域,對應不同應用場景,設置信用數據共享接口,實施系統(平臺)改造,推進公共信用與政府履職深度融合,使信用成為行政管理、社會治理重要參考依據,政府實施聯合獎懲和精準監管重要支撐。在此基礎上,通過提供公共信用產品和開發信用數據不斷拓展社會和市場協同應用。

  一是審批服務領域應用。通過對省、市、縣權力運行系統、市縣政務大廳“一窗受理”系統及部門自建業務系統嵌入式改造,在備案、審批、核準、資格資質認定等行政審批事項中,作為事項辦理、實施聯合獎懲和列入重點監管名單的依據,結果實時反饋省公共信用信息平臺。截至2019年6月已接入省權力運行系統,實現17個省級部門應用。

  此外,省發改委辦公系統、浙江省科技創新云服務平臺、浙江省建設項目環保審批系統等34個省級部門系統和杭州市統一行政權力運行系統、寧波市工程建設項目審批管理系統、湖州市特種設備綜合管理系統等92個地方系統也完成信用協同應用。

  二是行政監管領域應用。與執法監管、基層治理、行政處罰等平臺系統對接,省行政執法監管平臺信用查詢次數累計36.07萬次。

  三是公共服務領域應用。公共服務類事項應用公共信用產品的目的是提升服務的效率和精準性。對公積金、醫療、社會保險等公共服務領域中的信用優秀、紅名單服務對象,提供優先辦理等便利性激勵措施。目前已接入11設區市85個系統,批量查詢對象總數達254萬余次。

  四是公共資源交易領域應用。推進在政府投資項目招投標、政府土地招拍掛、政府采購、礦業權招拍掛等方面應用。將公共信用產品嵌入公共資源交易平臺等平臺系統,信用狀況作為選擇交易主體的重要依據或參考,對黑名單主體實施限制性措施。

  目前接入省級評標專家庫公開征聘系統和省重點工程電子招標監督平臺及54個地方公共資源交易平臺。五是其他政務事務領域應用。通過為部門提供嵌入或開通便利化查詢等方式,在公務員、事業單位人員招考聘用、考核、任用等工作中,作為重要參考;在各類評優評先、表彰獎勵工作中,對列入嚴重失信名單的主體,采取限制參評、撤銷表彰獎勵等懲戒措施。

  “浙政釘”和省公共信用信息平臺已完成查詢功能???,向各單位用戶提供信用查詢服務。從涉及領域看,評優評先占31.6%,行政獎勵事項占30.3%,資金安排占15.8%,行政處罰和人事招錄均占0.7%。六是市場化社會化應用。推進在社會民生等領域應用公共信用產品,拓展社會化、市場化守信激勵措施,對信用優秀、紅名單主體在物品租用、交通出行、餐飲購物等多方面提供便利和優惠。

  (三)信用監管成效日顯

  浙江省信用監管數字化轉型,在促進信用應用與政府履職深度融合方面,取得明顯成效,初步構建形成以信用為核心的跨部門、跨層級、跨區域新型市場監管機制。

  一方面,實現了重點監管和精準監管。通過提供查詢服務和重點監管對象名單,在事前根據不同主體信用狀況實施分類監管,對信用等級較差和審批服務中納入重點監管名單,結合“雙隨機一公開”,提高抽查比例,增加檢查頻次。在已實施信用核查的48.26萬辦件中,優先辦理32467次,不予辦理773次,從嚴辦理583次,其中1192個主體被納入重點監管名單。

  另一方面,實現了公共信用信息平臺與金融綜合服務平臺對接,推進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在融資服務、信用風險管控等事務中應用公共信用產品,通過緩解信息不對稱程度,助力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提升服務效率。

  四、總結及建議

  信用監管數字化轉型致力構建與經濟高質量發展相適應的新型監管機制,形成政府有為市場有效的公正監管格局。信用監管數字化轉型的“浙江模式”重點在于建立數據共享機制和業務協同機制,推進數據共享全面性規范性和信用協同常態化動態化。

  數據共享機制構建主要圍繞公共信用指標體系、評價體系以及紅黑名單管理制度展開,業務協同機制則以行政領域為突破口,在審批服務、行政監管、公共服務、公共資源交易和其他政務事務等五大領域,對應不同應用場景,推進公共信用與政府履職深度融合,不斷拓展市場化社會化協同應用。

  借鑒信用監管“浙江模式”經驗,為推進全國信用體系建設進程,提高信用監管有效性和針對性:

  一是強化信用平臺一體化質量,健全信用數據共享機制。打通部門和地方業務系統的數據流和業務流,建成信息歸集、產品研發、信用應用、成效反饋的閉環信用監管管理體系。

  二是優化信用評價體系,提高信用協同應用的有效性。推動省級有關部門出臺紅黑名單認定和管理制度和構建行業評分體系,為行業分級分類精準監管創造條件。

  三是加強重點領域和人群信用建設。研發政府誠信指數,促進信用監管向基層拓展,倒逼政府不斷優化區域營商環境;建立信用綜合監管體系和聯合獎懲體系,對互聯網金融、電子商務、生態環境、非法行醫、非法辦學等重點領域開展專項治理。(來源:《團結》)

上一條:江西省,宜春市八大寨、銅鼓石、萬笏朝天旅游開發項目 下一條:信用違約風險怎么看,怎么辦?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