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掃碼

  • 010-87510563


汪路:論基礎征信與信用評估的關系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08日09:57:59 559次瀏覽
分享到
汪路:論基礎征信與信用評估的關系

竟彩 www.rcpjl.com  汪路:論基礎征信與信用評估的關系

  信用風險是經濟金融風險的主要風險,穩健的信用秩序是社會經濟健康運行的重要基礎?;≌饜龐胄龐悶攔朗俏瞇龐梅竦牧嚼嘀匾饜乓滴?。目前在中國,兩類征信業務都面臨著如何做大做強,以更好地為客戶和社會服務的問題。迄今,對兩類業務的討論多是單獨分開的,而較少涉及兩者相互關系的討論。為促進整個征信業的發展,進而助力守住經濟金融風險底線,本文從建立兩類征信活動良性關系的角度,討論以下三方面的問題。

  基礎征信與信用評估的內涵和性質

  簡言之,基礎征信業務(亦稱信用報告業務),是指采集各類信用信息,并主要提供信用報告服務的活動,細分含綜合信用報告業務和專業信用報告業務;信用評估業務,是指對借款人或其專項負債未來歸還其借款可能性進行評估的活動,含信用評分和信用評級。信用報告主要就是用來進行信用評估的,不論這種評估是由授信人自己做的,還是由專業信用評估機構來做??杉?基礎征信與信用評估既有明顯的區別,又有天然的聯系。

  以下幾個視角,可有助于我們客觀、全面理解和把握兩者之間的關系:

  一是征信活動范疇內兩個相對重要的業務和分類。其他征信業務如信用調查、商賬催收等,雖然也有獨立的需求和市場,但在征信體系中相對重要性要低一些。在有些國家包括中國,商賬催收是作為有關聯但獨立于征信的業務。一個國家的征信體系的主要模式和特點,主要由基礎征信與信用評估的服務體系決定?;≌饜諾鬧匾勻【鲇諂潿孕龐檬諧〉撓跋烀嬋磯?而信用評估特別是信用評級的重要性則由其對資本市場形成的定價話語權決定。通俗地理解,基礎征信是基礎的、上游的、低附加值的征信活動;而信用評估則是下游的、高附加的征信活動。對這兩類重要征信業務的監管,既遵循消費者權益?;さ墓餐蠐鐘脅煌牟嘀?。

  二是兩類業務的界線相對清晰又不是絕對的。界限清晰,是指理論上定義兩類業務是有側重的、可以區分的:基礎征信側重于上游的信息采集活動,而信用評估則側重于下游的對信息主體的綜合或專項信用狀況進行評估的專業活動。但在實踐中,又是難以截然分開的:基礎征信機構既可以自己研發信用評分產品,也可以與信用評分專業機構合作開發評分產品;信用評級機構當然也會在提供評級服務的過程中沉淀、積累和采集信息,形成自己的數據庫系統以支持其評級服務。各國的法規和監管當局對此也都不會、也不可能禁止。即便如此,在客觀專業化分工的基礎上,在征信活動中區分這兩類業務還是很有意義的。

  三是基礎征信機構與信用評估機構的關系是市場關系,而不是行政關系或法律關系。就兩類征信業務關系而言,其主要特征是上下游關系。一般意義上,上下游的產品或服務,是由相互獨立的市場主體提供,還是一個公司都生產,還是在一個集團企業內產出,在市場條件下,通常都是由市場決定的。如果我們重點關注,基礎征信機構與信用評估機構的關系,則一定也是市場關系。即他們之間是否要建立或建立什么樣的合作關系,是由市場決定的,而無需法律來規定,或由監管部門出于什么目的來指定。但監管當局當然可以為引導、鼓勵兩者建立更有效的合作關系創造更好的政策環境。

  中國征信機構建立良性互動的瓶頸

  在征信行業較成熟發達的國家,基礎征信機構與信用評估機構的市場關系,既有較密切的合作關系,例如美國著名的信用評分公司Fair Isaac與三大個人基礎征信機構(Credit Bureau) 的 長期合作關系;也有松散的市場買賣關系,如評級公司從鄧白氏等企業征信機構購買獲得基礎企業信用報告。這些市場關系,雖然隨著時間的變化也會有不斷的調整,但基本上不會出現大的爭議和問題。

  目前在中國,基礎征信服務機構與信用評估機構之間良性互動的市場關系,可以說還尚未建立起來(忽略不計少數評級機構在很少情況下得到企業授權在央行征信分中心臨柜查得信用報告的間接關系)。雖然不能說這是制約征信業做大做強的主要原因,但也不應忽視這對兩類機構以及整個征信業的發展未能起到應有的、相互促進的作用或現象。檢討制約因素或瓶頸,除了征信業仍處于發展初期,還有兩大掣肘:

  一是企業征信也要授權的規定?!墩饜乓倒芾硤趵?簡稱條例)對企業的信貸信息的報送和查詢,同對待個人的信息一樣,均采用了保守的制度安排,要求相關機構事先獲得企業主體的授權同意?!墩饜乓倒芾硤趵鴕濉分賦雋蘇庋才諾牧⒎ū疽饈恰壩捎諂笠敵糯畔⑼梢苑從騁桓銎笠瞪途那魘?、企業的財務狀況等,一般情況下,企業都會要求對這些信息采取一定的保密措施?!狽疵嬉餳饕?

  與條例在企業征信業務規則上采取與個人征信不同的、較寬松的規則的原則相背。因為,將征信的主要信息---信貸信息作為例外,使得立法者原本對企業征信設立的寬松管理的原則大打折扣。

  信貸信息遠不是商業秘密,在征信服務對象的合法場景應用,并非信息公開,可以得到應有的?;?。對企業征信的信息采集和使用,施加授權同意限制,不僅沒有必要,只會增添不必要的社會成本,而且與社會、法律對企業信息(包括財務、信貸信息)流動管理的趨勢也是相背的。

  世界各國尚未見到一個國家對企業征信作類似保守制度安排的。而在國內,也只有央行征信中心在遵守這個規定,其他企業征信機構都沒有受此約束的,迄今也未見到有企業根據此規定而提出征信異議或訴訟的。

  更重要的是,在一些類似貿易信用保險如出口方為進口方(買方)違約投保的授信業務中,保險公司需要了解買方的信用狀況,是十分正當的需求,如果需要買方的授權同意,則會存在逆向選擇的道德風險。結果,就會影響這類授信業務的正???也破壞了征信機制應為各類授信業務提供普惠服務的原則。

  總之,對企業征信的授權規定,極大地妨礙了企業基礎征信的應用服務場景,包括對信用評估機構的支持作用。相關處罰規定,除了增加經濟運行成本,沒有任何積極意義。

  二是體制障礙。目前在中國談兩類征信機構及其業務的關系,主要就是信用評估機構與央行征信中心的關系。雖然自2010年開始國家價格主管部門已批準了其少數版本信用報告的查詢收費,但主要囿于事業單位的體制,征信中心的市場機制仍是極低的。就連其下屬公司從事市場化的信用評級業務,迄今尚不能從征信中心獲得一點信息支持,如果想探討征信中心與其他信用評估機構建立良性互動的市場合作關系,至少在短期內談何容易??上駁畝?央行主導的另一個市場化的個人基礎征信機構---百行征信已經破土出世。長期看,百行征信與征信中心的業務肯定會形成一定的競爭關系。但是,能否在短時期內如市場預期的撬動征信中心的體制改革,還需要時間觀察。

  推動兩類征信機構建立良性互動

  既然基礎征信機構與信用評估機構的關系是市場關系,如何建立兩類征信機構之間的良性關系問題,就應該主要交給市場來回答,而不能靠行政規劃。即我們應相信市場是有效的,其內在的優勝劣汰、追求效率的機制是可以幫助市場主體之間找到接近最優的相互關系。在這種場合,應遵循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的原則,這是毫無疑問的。

  但在市場運行中,如發現有市場本身難以克服的缺陷或障礙時,就是政府有形的手發揮更好作用的地方。前述兩個瓶頸,是征信市場本身難以克服的缺陷或障礙,不僅會影響兩類征信機構及其業務早日建立良性合作關系,也會延緩整個征信業的發展壯大。在消除這兩個瓶頸上,顯然征信監管當局可以有較大的作為:

  一是為給企業征信的授權松綁、解鎖。

  首先,要認識到,支持企業征信需授權的制度安排及其理由,實際上遠沒有不支持的理由充分。因此在對企業征信需授權的有關規定(也并沒有對應的罰則)執法時,可以抱著寬容的態度再觀察一階段。

  其次,在認識清楚有關規定實際上是給企業征信賦加的不必要的“枷鎖”時,可以在適當機會建議國務院決定終止執行條例的有關條款。最后,在未來修改條例時做出適當修訂。

  二是,為促進基礎央行征信中心乃至基礎征信業的體制改革,需要按照市場化原則,促進“百行征信”加快發展,并且不要想當然地在征信中心與百行征信之間畫地為牢。

  既要引導、支持百行征信補缺、錯位起步,又要允許兩者業務交叉、開展適度競爭,為征信中心的體制改革創造條件。重塑一個市場化、有活力的征信業之日,便是兩類機構及其業務的市場化關系有答案之時。未來覆蓋全社會的中國特色征信體系,究竟是像目前國際上大多數國家的模式---大多數的信用評估機構與少數幾個基礎征信機構保持獨立又良好的合作關系,還是會形成少數幾個有國際競爭力的既含基礎征信機構,又有信用評估機構的征信或信用服務集團的模式,我們只能靜觀市場的選擇。

  (本文作者汪路,亞太未來金融研究院聯合學術發起人) (來源:亞太未來金融研究院)

上一條:建議將外賣送餐員納入交通信用管理系統 下一條:國家發展改革委、銀保監會聯合印發《關于深入開展“信易貸” 支持中小微企業融資的通知》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