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掃碼

  • 010-87510563


阮德信: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體制機制待完善

 

 ——訪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信用研究中心副主任 阮德信

   

    近期,國務院印發《關于建立完善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制度加快推進社會誠信建設的指導意見》,以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機制建設為核心,通過“褒揚”與“懲戒”雙重手段,約束經濟主體不愿失信、不敢失信,營造公平誠信的市場環境,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隨著市場經濟的深入,信用缺失的瓶頸制約日益顯現,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成為市場經濟健康發展的當務之急。日前,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信用研究中心副主任阮德信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我國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任重道遠,雖然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進入快車道,但是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范發展仍需政府和市場不斷推進,共同改進。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不斷推進仍需改進
    從2000年開始至今,我國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已歷時16年。記者梳理發現,不斷出臺的關于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文件正在表明,我國的信用體系建設已經進入快車道。早在2012年底,國務院就頒布了《征信業管理條例》,而后,《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企業信息公示條例》,以及中央文明委頒布的《關于推進誠信建設制度化的意見》等讓信用體系建設進一步得到推進。今年,《關于加快推進失信被執行人信用監督、警示和懲戒機制建設的意見》《關于社會誠信建設的指導意見》《青年信用體系建設規劃(2016-2020年)》等文件的出臺,不斷促進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向規范發展。阮德信對此表示,我國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進程中,雖然取得了巨大的成績,但同時也出現了一些新的問題。
    “決策者對誠信與信用內涵的理解存在偏差,導致部分省市在信用體系建設中的行為取向有偏差,乃至全國31個省市信用體系建設的實效差距很大?!比畹灤湃銜?,信用體系建設是一項綜合的、復雜的系統性社會工程,需要各省市主要領導掛帥主抓,客觀上就要求主要領導能較全面理解誠信建設和信用建設的內涵和外延,以及兩者之間的異同。誠信建設側重于道德文化層面,以務虛的“講”為主;信用建設側重于制度約束層面,以務實的“做”為主。
    自2012年始,中央明確全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領導工作由發改委和人民銀行雙牽頭,并以發改委為主導,自此,各級發改委都指定了專職或兼職處室負責信用體系建設工作。但是,負責信用建設工作的領導頻繁更換與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系統性和連續性逆向錯位,同樣影響了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順利進展。阮德信說,一般主抓信用建設的處室呈現“事多權小”,且正職領導更換頻繁,每任領導為了工作創新,都留下一些制度創新的“爛尾樓”;繼任領導又“另起爐灶”,制定一些新的制度,導致信用體系建設缺乏系統性和連續性。
    談及人民銀行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的作用,阮德信認為,雖然人民銀行建設了一個較完善的、封閉型的金融征信系統,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奠定了基礎,起到了推動作用。但是一方面,人民銀行作為金融業的主管職能部門,金融信用是其主要的工作內容,而如今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中的內涵和外延已經擴大,擴大為社會信用、契約信用,即當今的信用體系建設的實際內容已超出了人民銀行的監管職能覆蓋范圍。另一方面,按照國務院頒發的《征信業管理條例》,企業征信實行備案制,但至今,人民銀行在全國只頒發了較少量的征信企業牌照,與工商行政部門備案登記的、快速增多的征信企業數量,形成巨大反差。阮德信估計,目前市場上有約五分之四在開展與信用服務有關業務的企業沒有獲得央行頒發的征信資質備案。
    “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服務對象錯位、優質信用產品缺乏的問題不容忽視?!比畹灤湃銜?,當前眾多的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向社會提供的信用產品之中,評級是最主要的信用產品。但是,為使各自的評級產品能推向市場,大家大都把眼光投向政府主管部門,期待政府部門能給自己在各自領域或區域信用評級的權力,從而獲得信用產品在該領域或區域的壟斷使用。阮德信介紹,縱觀成熟的信用市場,評級產品只應用在國家主權和資本市場,而在商業 (企業)市場上信用產品不作為獨立產品使用,這是當前我國第三方信用機構經營效益不理想的主要原因。因此,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如何調整方向并找準服務對象,研發出能幫助企業解決信用風險控制的優質信用產品,是當務之急。
    此外,阮德信說,信用建設的主體是企業和消費者(個人),并以企業為要,在此方面,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政策導向要到位。但是目前,政府和第三方信用機構相對活躍,而企業和個人面對全國信用建設的勁風,似乎感覺很朦朧,大多數企業仍置身事外。其原因是多重的,但關鍵還是政策制度導向沒有到位所致。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需政府和市場共同發力
    完善的社會信用體系對推進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和意義。在如何完善社會信用體系的建設上,阮德信有以下幾方面建議。
    一是建議出臺國家層面的信用法規與規范,避免各省市信用法規的偏差過大,要在尊重各省市差異的前提下,保障信用法規的規范性,以利于今后全國信用數據庫的聯網共享,信用體系的整合優化。
    二是建議分層級開放聯合共享征信信息,導向使用信用產品。公共征信數據庫的開放使用,是信用體系建設進程中的重要一環,應遵循原始數據、免費傳遞的原則,引導政府各職能部門使用信用產品。應分四層次開放信用數據庫:第一層次,向公眾開放不涉及信息安全的數據;第二層次,向具有法人主體的信用機構開放可局部交流的數據;第三層次,向行政職能部門開放更緊要的數據;第四層次,僅供司法機關使用的機密數據。
    三是建議各省地市“一把手”擔任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領導小組組長。因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牽扯面廣、綜合性系統性強,“一把手”擔任信用體系建設領導小組組長是當地信用建設成效的關鍵。
    四是建議人民銀行切實落實企業征信備案制,讓市場決定征信企業的優勝劣汰。對于從事企業征信或企業信用管理業務的企業法人,人民銀行應切實按照國務院頒發的《征信業管理條例》,落實備案制。另外,還可制定對違規征信企業實施的懲戒和淘汰機制,讓市場決定征信企業的優勝劣汰。
    最后,阮德信建議,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應重建自身市場定位。面對當前信用服務業不景氣的現況,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應轉變思路,著力在三個方面:一是把目光從政府轉向信用市場的主角——企業:二是圍繞解決企業信用風險控制問題,研發有特性的信用產品或信用風控解決方案;三是在信用價值鏈中(大數據征集、信用產品、信用風險解決方案等),根據自身企業優勢,整合優勢資源做精信用價值鏈上某一信用產品。形成自身的產品核心競爭力。(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王晶晶)

{ganrao}